俄罗斯VS沙特直播

2016年元月尚未过完一半,如此多涉及百姓日常生活的相关新闻便接二连三推至民众面前,引发广泛争议,也让人不禁疑问:说好的网络便捷时代,去哪儿了?1月10日,一篇来自原创公众号发布的《携程在手,说走就走不了》引发热议。加之自己本科的商学背景以及在互联网商圈的实践经历,他决定做一门让用户“用得上的商学课”。绚丽柔和的灯光,造型独特的摆盏,五颜六色的酒瓶装饰,精雕细琢的菜品,都让大家耳目一新。
返回首页

青年社会学的基本理论视角

时间:2015-04-10 13:32来源:知行网www.youyuan-chem.com 编辑:麦田守望者

摘要:青年社会学在其学科发展进程中,基于不同的理论来源和独特的价值选择,形成了一些十分独特的也是这一学科最基本的理论视角,主要包括:“个体—社会”视角、“世代—世代”视角、“结构—行动”视角、“传承—更新”视角。在一定意义上,它们表明了青年社会学学科的基本特征、核心内涵和分析方法,因此,成为理解和把握青年社会学学科的一种纲要。
▍一

青年社会学是在社会学母体中孕育产生的一门分支学科。它的学科使命是要探讨青年本体的本质规定性及其外显的特征、青年与社会的互动及其关系、青年在历史进程中的地位及其作用等。

青年社会学在研究青年本体的特质、青年与社会的关系、青年与历史的关系时,基于不同的理论资源和自身的价值选择,形成了一些十分独特的理论视角。这些视角不仅具有理论意涵的价值,而且具有研究方法的功能,提供了研究和分析的工具。对于理解和掌握青年社会学的实质和特征来说是一种重要的纲要。这几个视角既涉及观念层面,又涉及现实层面,构成了青年社会学的基本范畴,并且可以分别派生出一系列次属范畴。这些基本范畴和次属范畴之间按照一定的逻辑关系产生联系,便构成青年社会学的一些基本命题。而一些基本命题之间按照一定的逻辑关系发生联系,便构成青年社会学的一些基本原理。青年社会学的理论体系就是由一系列基本范畴、次属范畴和一系列基本命题、基本原理所共同构成的逻辑体系。青年社会学理论的内涵和外延就是这个逻辑体系具体化或操作化之后所表现出来的一系列在不同程度上可以进行观察或检验的变量和事实。

▍二

青年社会学在自身的学科发展进程中所形成的十分独特的理论视角同时也是这一学科最基本的理论视角主要包括以下一些内容:

(一)“个体—社会”视角

社会学的研究从逻辑起点上必然要面对个体及其对面(社会)以及社会及其对面(个体),换言之,解决社会的本质或一般问题以及解决个体的本质或一般问题,都难免要对个体与社会的关系或社会与个体的关系进行探讨。

个体与社会的关系可以说是社会科学所有学科都要探讨的最基本主题,青年社会学也不例外,这一主题在青年社会学中首先表现为青年个体与社会整体之间的关系问题。

个人与社会之间以什么方式进行互动?两者之间的关系呈现什么特征和性质?个人如何成为社会的元素并进一步维系社会的存在和运行?而社会怎样将个人塑造成为合格成员并进一步将其整合进社会之中?对于这一类问题,自社会学诞生以来便一直存在着两种不同且相互对立的观点。

一种观点强调,社会高于个体,社会结构的性质和特征决定了个体行动的方式和特征。其主要代表人物有迪尔凯姆。在他看来,社会学的研究对象是社会事实,这一点是社会学独立于哲学并区别于其他学科从而成为社会科学一门独立学科的标志。作为社会学最基本范畴的社会事实的特征是其客观的外在性,对个人会有普遍的强制作用。可以说,在处理个体与社会的关系上,这是一种社会本位的立场。从哲学上看,体现了一种社会唯实论。社会唯实论在本体论上认为社会本身具有其独特的实在性,不能还原到个体层面,而在方法论上则必然导致社会整体论。社会唯实论与社会整体论在思想上与方法上是一致的。社会整体高于个体的思想也决定了在方法论上不能将社会事实还原为个体层面的心理或生物因素,换言之,要探讨和了解作为社会层面上的人的意识,就不能用个体心理学或生理学的方法,只能用社会学的方法。社会高于个体的思想在具体研究过程中的方法程序是,只能用宏观社会结构解释微观社会结构,只能用社会结构解释个体行动,而不是反过来的做法。

与社会唯实论相对的社会唯名论在本体论上认为社会是由各个具有独立意义的个体所组成的,“社会”只不过是人造的一个词,对社会的理解应该还原于个体层面。这一思想的主要代表人物是韦伯。他主张,社会学所要关注的是理解社会行动的意义并做出阐释。而社会行动的真正主体是个人,只有了解个人行动的动机才能理解社会生活的意义。因此,个体的社会行动是社会学研究的逻辑起点。那种以凌驾于个体之上的社会事实作为起点来研究社会的倾向则是韦伯所加以拒绝的。社会唯名论与社会个体论在思想上与方法上也是一致的。社会唯名论在方法论上必然相应地导致个体主义。可以说,在处理个体与社会的关系上,这是一种个体本位的立场。社会唯名论于方法论上所表现出的个体主义在具体的研究过程中将导致把研究重点放在对于微观社会层面的关注上面。

社会唯实论和社会唯名论及其方法论上相对应的是,在社会价值观上必然表现为集体主义取向和个人主义取向的对立。集体主义取向的价值观认为,集体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应该服从集体利益;而个体主义取向的价值观认为,个人的自由才具有绝对的价值,应该受到最充分的尊重。

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之所以是一个具有重要理论价值的议题,原因在于,个人在现实的社会行动过程中总不可避免地会对这一关系所涉及的实际利益做出某种选择。

基于个体与社会关系的一般社会学问题意识来进一步考察青年个体与社会整体的关系并做出阐述,成为青年社会学一个基本理论视角。它的影响力可以表现在不同的研究领域和不同的研究层面上,最具典型性的是,从社会本位的角度来看待青年问题与从青年本位的角度来看待青年问题,这两种倾向对于青年问题的形成原因和衡量标准所得出的结论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尽相同的;又如,在分析青年价值观及其取向的变迁上,对于青年价值观所呈现出的个体取向,基于社会本位的研究者与基于青年本位的研究者之间所得出的判断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尽相同的。

尽管不同的青年社会学家在对待青年个体与社会整体的关系上有不同的侧重点,但是,在实际研究过程中,往往难以在这两者之间做出完全非此即彼的判断,或者说,切实不可能只注重一个方面而完全地忽视另一个方面。从方法论上看,当代青年社会学的发展趋势表现为,研究的重点从早先更多关注宏观的社会结构层面逐渐向着更多地关注微观的小群体、人际互动和个人层面转移;在价值取向上,呈现出从社会本位向个体本位的偏移,换言之,具体表现为以个体行动者及其与他人的互动作为起点来研究社会结构和社会过程,从研究青年个体的状态来透视青年群体的状态,从研究青年群体的发展特征来透视整个社会的发展特征。但是,这一切丝毫没有减弱青年个体与社会整体关系的理论价值。

(二)“世代—世代”视角

青年与社会的关系是青年社会学必须面对的一个基本理论问题。这个问题有两个层面的含义:除了具有青年个体与社会整体的关系这个一般的表现形式之外,还有一个独特的表现形式,那就是青年群体与成人社会的关系,或者说,更具体地表现为青年世代与其他世代尤其是成年世代的关系。

从一个独特视角来看,人类社会的演进乃是通过世代与世代之间的更替来实现的。因此,代际更替不仅成为社会传承的一种重要机制,同时也成为社会更新的一种重要机制。对于认识和理解这种社会传承机制和社会更新机制而言,有必要探讨人类社会存在哪些类型的世代,世代与世代之间存在哪些类型的关系,世代与世代之间存在哪些类型的互动模式,等等。对于这些问题,世代理论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世代理论既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学术研究领域,又是一种十分重要的理论取向和方法视野。它致力于研究世代的形成原因、发展规律以及代际关系性质、代际互动模式、世代在社会变迁中的作用等问题。在这种理论视野中,青年世代在社会结构及其变迁中的角色和地位受到特别关注。

第一,世代的类型。世代理论在探讨世代尤其青年世代的过程中,对于世代做出了具有独特学术价值和实践意义的分类,主要分为社会世代、心理世代、政治世代和文化世代这样几个类型。

在心理世代的重要研究者J. W. 歌德看来,每一个体的根本性的世界观是由其青年时代性格形成期的经验所决定的。于是,在生活过程中,同一世代成员间的相互理解便成为将他们联系起来的纽带,同时也会具有一种功能,即把这一世代成员与其他世代成员区别开来。

社会世代研究的代表性人物W. 狄尔泰把世代界定为一种从质上理解的、同时经历了某些重要历史事件及其影响的人群范畴。换言之,某一批人所共享的重要经验构成了世代的纽带。狄尔泰对于世代的重视之点,不在于源自纯年代学论据的同时期概念,而在于来自主体共享的主观历史经验的质的重要性。

政治世代的研究者之一M. 里泰拉认为,历史事件的独特性程度使处于性格形成期的个体经历了同一种基本历史经验,这种个体在成年期生活过程中政治态度不会发生重大变化。因此,性格形成期的经验存在根本性差异的人们就可能成为不同政治世代的成员。

文化世代的著名研究者M. 米德基于急剧社会变迁进程中文化传递的差异性,把人类世代的划分与文化类型的划分结合起来,提出了三种基本的楷模文化类型及其代表者的世代,即前喻文化和作为文化楷模的老年世代、互喻文化和作为文化楷模的同龄世代,以及后喻文化和作为文化楷模的青年世代。

第二,代际间的互动。对于不同世代之间的互动模式,有关学者提出了一些有所差异的观点。但是,代际互动模式基本上可以归为两大类型。一类是代际合作或促进,另一类是代际冲突或阻挠。对此,J. 奥尔特加·Y. 加西特做出了比较全面而深刻的分析。他认为,每一个世代的生活都以前一个世代所留下的文化遗产(价值观、信念等)为依据,同时又将会努力发挥自身的创造性天赋。青年人与成年人之间在一些基本准则上达成一致性意见时,就会相互支持,提供一种和谐感与目的感,从而产生一种积累性后果;而当两代人之间意见不一致时,便会出现一种争论时期和青年的反叛性后果,这就意味着会产生一种消解性后果。

第三,青年世代的作用。尽管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曾把代际冲突看作是政治变迁的重要动因。然而,他们乃是带着父权主义的眼光。只有到了工业革命开始之后,由于作为一种新型社会群体的青年登上新的历史舞台,并扮演新的社会角色,一些学者才开始明确地承认并强调青年世代在社会变迁中的积极作用。例如,在曼海姆看来,当社会变迁加剧、传统模式变得陈旧的时候,青年将会在重新接触传统的价值观和准则之后进行反思,这种反思对于社会而言将会产生一种更新作用。而M. 米德则将青年世代的这种作用揭示得更加鲜明。在她看来,二战之后科技的迅速发展使整个世界处于急剧深刻的变迁之中,年轻一代由于自身具有的适应、接受和创新的能力,使得其更善于扮演引导社会前进的角色,因此,年长一代向年轻一代学习便具有了解决代际矛盾和冲突并且促进自身发展进步的重要功能。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标签(Tag):青年社会学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猜你感兴趣